芥末堆 芥末堆
×

芥末堆

看教育 不错过

立即下载

我在快手学种地

作者:那子 发布时间:

我在快手学种地

作者:那子 发布时间:

摘要:农民是一种职业,而不再是一种被赋予的身份。

cd6167c6cdcd8e783269f185326ae2a9.jpg

芥末堆 7月24日 那子 报道

“主播,您好。我是内蒙古呼和浩特这边的。我想问下我们这边有的地确(权)了,有的地没确(权),这事我找哪里问明白呢?”一位老铁正通过与快手农业主播农业苑连麦,答疑解惑。

据不完全统计,类似农业苑的农业主播,仅在快手平台就有565位。 粉丝量排名前十的主播累计粉丝量达1644万,尽管这一数字仅占到了2018年第一产业就业人口的12.32%,但作为国家农业技术推广系统的补充,线上平台的发展改变了农民被动学习的现状,泛学习化的趋势也促使农民学习意识的进一步觉醒。 

自我国2017年提出新型职业农民以来,农民被视为是一种职业,而不再是一种被赋予的身份。本世纪以来,我国第一产业就业人口以3.65%的下降率逐年减少。农民越来越少、荒地越来越多的现状使得农业规模化经营逐步取代家庭式的传统农业经营方式成为了可能。农业生产不再强调自给自足,而开始注重经济效应。提升种养殖技术、提高收入的核心需求凸显了出来。

当农民学习成为一种职业教育,其体系化的内容除了核心的农业生产类内容之外,还包括上游的农资和下游的经营管理、市场信息相关的经管类知识。

人口和土地正重构着农村的经济形态

人口和土地,这两大基本元素的变化重构了当下农村的经济形态。

21世纪以来,伴随年均0.5%的总人口增长率的是,近2%的年农村人口下降率。由于农业效益降低,农户个体种粮成本高、周期长,再加上农业基础设施薄弱、农业生产遭受自然灾害的变数大。所以即使有时间,农民也并不愿意种地。这就导致了在农村地区出现了大量土地被闲置,甚至弃耕撂荒的情况。在总耕地面积、人均耕地面积不断下降的背景之下,部分地区闲置率甚至高达30%。

农民越来越少、荒地越来越多的现状也使得农业规模化经营逐步取代家庭式的传统农业经营方式成为了可能。

我国农业生产也正朝着规模化和专业化的方向发展。数据显示,规模农业经营户和农业生产经营单位实际耕种面积占全国实际耕种面积的28.6%;规模农业经营户和农业生产经营单位的生猪和禽类存栏量分别占全国的62.9%和73.9%。

农业生产不再强调自给自足,而开始注重经济效应。如何提高产量,增加收入的基本诉求被激发出来,农民不再听天由命地种地。

与此同时,随着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完善,农村网民的数量逐年攀升。截止2018年,中国农村网民规模达2.22亿,全年新增网民0.13亿,互联网普及率38.4%。农村网民数量较2006年增长近865.22%。 

通过互联网,农民能接触到的渠道日渐丰富。多元的渠道不仅为农民拓宽了学习路径,也为农民提供农业电商等新兴事物带来了全新的知识体系。

屏幕快照 2019-07-21 下午4.30.07.png

如今,这代平均年龄47岁、近八成初中以下文化程度、超70%每天使用互联网的农民,正经历着不同以往的农业变革和学习体验。 

学习渠道的变化:从自主学习到线上平台

在农民看来,学习是件离他们很遥远的事情。“你学习吗?”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农民第一反应往往是“早就不念书了”、“念书那会儿逃学”这类与学校有关的回答。农民对于学习的理解还停留在学校阶段,有教室、有老师、有书本才能称得上“学习”。所以,农民往往认为自己不学习,但实则不然。

农业知识最大特点是实操性,这也决定了农民所掌握的大部分知识都是在长期探索中总结出来的,目前已经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知识体系。

程阳是一位虹鳟鱼养殖户,虽然他是两年前才开始养殖,但他所在的北京怀柔田仙峪村已经有30余年的养殖历史了。据程阳回忆,30年前,北京顺通虹鳟鱼养殖中心在村里的小池子里试验性地养殖虹鳟鱼,但没想到效果十分好。田仙峪便逐渐成为北京最大的虹鳟鱼养殖基地,冷水鱼养殖也成为其三大产业之一。

在没有养殖虹鳟鱼之前,程阳是一位出租车司机。之前跑车闲暇时,程阳会去朋友的鱼塘帮忙。在帮忙的时候,程阳耳濡目染地学到了一些基础的养殖技术。自立门户之后,如果遇到问题程阳就会去请教有经验的养殖户。这也是同村大部分养殖户的学习路径。养殖新手在亲戚、朋友的鱼塘里帮忙,便能学到些基本的养殖技术。 

“个人+沟通”成为了农民一直以来主要学习路径。国际农业发展导向研究中心的Toon Defoer曾表达过这样的观点,他认为,个人学习是建立在农民对农村印象和经验基础之上,而沟通学习表现在农民之间交换意见和互动。 

这套“个人+沟通”教育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依旧是农民获取知识信息的主要方式。与此同时,自建国以来,国家一直尝试建立自上而下的知识获取渠道。

在这套覆盖中央-省-市-县-乡(镇)五级的国家农业技术推广系统中。农民最为熟悉的是其中的植保站、农技站等县乡级别的单位。他们承担着农业新技术、新品种实验、示范、农民技术培训等任务,也承担部分政府行政管理职能。信息传递以自上而下的单向传输方式为主。

近年来,“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提出,让“送智下乡”的趋势体现得尤为明显

从2017年两会期间,“就地培养更多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被提出开始,此后三年间,国务院、农业部陆续发文强调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重要性。

河南省作为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整体推进示范省之一,《田野里走来七十五万新农人》介绍了河南省开展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作的基本情况。据悉,河南省实施“专家教授+课堂培训+基地实训+创业指导+扶持政策+新型职业农民”的精准培育模式,遴选建设各类培训机构301家、田间学校1460所、各类培育基地976个,建立了拥有5031名教师的培育师资库,形成了省市县145所农广校、涉农院校、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广泛参与的教育培训体系。

屏幕快照 2019-07-21 下午4.30.35.png

不管是“个人+沟通”的教育模式,还是国家提供的自上而下的知识服务体系,这些始终没有解决农民学习处于被动的难题。在主动、及时、方便、易懂的驱使下,很多农民开始使用线上学习平台。

 屏幕快照 2019-07-21 下午4.30.40.png

农业苑是快手上一名农业主播,每天晚上7点半直播,直播内容主要以看留言和连麦回答粉丝问题为主。据不完全统计,类似农业苑的农业主播,仅在快手平台就有565位。

农民素质的提高为线上农业平台的发展提供了可能性,农业知识付费平台天天学农的用户王树林坦言,一般是遇到问题才会使用,平时也不会打开。虽然用户学习习惯尚未养成,线上平台还未成为目前农民获取知识的主要渠道,但线上平台的出现也大大刺激了农民学习的积极性。

日渐丰富的学习渠道正在改变着农民对于学习的理解,泛学习化的趋势也促进农民学习意识的觉醒。

学习内容:围绕农业产业链核心生产环节

从“个人+沟通”,到国家提供的学习渠道,再到线上平台,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农民能够接触到的渠道日渐丰富,但其核心的学习需求一直没有改变,提升种养殖技术,增加收入。因为核心需求没有变化,使得农技、政策文件类、价格市场类信息等基础性的知识是农民最为迫切的共性需求。

不管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还是如今集约化种植的趋势,农民想通过学习提升种养殖技术,增加收入的核心需求一直没有改变。农技培训类信息、政策文件类、气象与灾害类信息、价格市场类等信息,对于所有农民而言都是最为迫切的内容需求。这些内容也是即学即用的,学习效果能够立竿见影显现出来,这也符合农民学习的本质需求。

除了基础的共性需求之外,各类型种植户之间的内容需求存在明显差异。其中,最为核心的因素是种养殖品种的不同。

一份2016年基于河北省1401份职业农民的调查问卷数据显示,不同类型的农民对培训内容的需求点各不相同。大田种植的农户更为关注“新技术、新品种、新设备”的“三新知识”,经济林农民相比较“三新知识”,更关注虫害防治、病害防治相关的植保知识。超半数的畜牧业农民关注畜牧知识,而畜牧知识在其他类型的农民中关注度不足20%。[1]

屏幕快照 2019-07-21 下午4.31.09.png

除了农民类型不同之外,农民的文化程度、收入、经验等因素都影响着农民学习的内容需求。

在调研2266名农民后,河北农业大学张亮认为不同文化程度的农民对于培训内容的需求表现出一定的层次性。文化程度越高对农业实用技术的培训需求越少,而对就业综合技能、产业形势与相关政策、农产品市场信息的培训需求越多。[2]

屏幕快照 2019-07-21 下午4.31.29.png

收入方面,我们可以从不同收入农民人群的学习动机分析出其学习需求。如下图所示,除了增加收入、提升技能等基本需求之外,年收入低于2万元的农民希望学习可以改变“为了抬高自己的地位”的学习动机家庭经营内容。在内容上,他们会更更为强烈。“如何提高管理”这类自倾向于基础的农技、政策类知识。对我发展、自我实现的教育内容是他于年收入高于2万元的农民来说,们所需要的。[3]

屏幕快照 2019-07-21 下午4.31.43.png

电商兴起带动营销类课程需求

新型职业农民的提出,意味着农民被认为是一种自由选择的职业,而不再是一种被赋予的身份。所以当我们想要了解农民学习的时候,应该将其作为一种职业类培训看待,其内容、学习特点都离不开农业。正如前文所言,职业化趋势不断凸显的今天,农业学习也不仅仅围绕在农业产业的主体上,上游的农资选择和下游的经营管理、市场信息相关的经管类知识也逐渐受到关注。 

从学习层面上讲,针对技术的学习伸至产业链的学习。根据天天学农App上公开的数据显示,农产品营销类课程共有14节。

从官方介绍的建议学习人群可以看出,从作物分类的角度来看课程是面向经济作物的种植户。从产业链的角度上看,主要面向的人群是农产品的营销策划人员、经销商、供应商等下游的从业人员。

本文节选自芥末堆出品的《全民学习报告》,这是国内首次以不同群体视角出发覆盖全民的学习方式报告。作为具有独立精神的个体,你将在报告中得以窥见其他个体的学习方式;作为教育企业主,你将在报告中深入了解用户学习的数据及习惯。

点击报名链接,参与GET2019教育科技文化节,即可免费获取《全民学习报告》。

参考资料:

[1] 张冬梅.河北省职业农民人口学特征及培训需求研究[D].河北科技师范学院,2015.
[2] 张亮,张媛,赵帮宏,李逸波.中国农民教育培训需求分析⸺基于河北省农民教育培训调查问卷[J].高等农业教育,2013(08):117-120.
[3] 郭燕妮.山东省农民学习动机现状及其影响因素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8.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0条评论

全部讨论

  • 我在快手学种地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